資訊內容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資訊參考 >> 資訊內容
《放貸人條例》胎動四年仍難產 溫州學者重提民間借貸立法
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網站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2-3-7 閱讀:3508

或使出金蟬脫殼之計離奇搬空廠房,或干脆棄公司于不顧大玩人間蒸發……去年底連環爆發的制造業老板集體逃亡事件,至今讓溫州學者們對民間借貸這一導火索心有余悸。
  踏準"兩會"節拍,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立法室、中國人民銀行政策研究室等部門遞交了《民間借貸法》立法建議稿。
  記者獲悉,與這份法案同時提交的還有《民間投資促進法》。 "兩部建議稿都是去年三季度形成的,溫州管理科學研究院將兩部法案的撰寫列為立法調查研究課題,經過在浙江省、陜西省、內蒙古自治區等地調研,征求了一些專家的意見,形成了兩稿。 "周德文介紹道。
  《民間借貸法》能否盡快落地卻未必盡如人意。記者注意到,已盛傳數年之久的《放貸人條例》至今仍然擱淺?!斗糯頌趵仿?待產"
  "《放貸人條例》如果由國務院出臺,它就是行政法規;如果由銀監會出臺,它就是行政規章。 《民間借貸法》如果由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它就是法律。 "周德文對記者表示,法律、行政法規和規章的法律效力不同,行政法規和規章也可以說是政策,"如果解決的問題不一樣,《放貸人條例》和《民間借貸法》可以并行不悖;如果要解決的問題一樣,出臺一個就可以。 "但就是這個與《民間借貸法》要解決的問題可能"疊合"的《放貸人條例》,卻經過了異常漫長的"待產"周期。
  第一次出現《放貸人條例》的提法是2006年發布的《中國民營經濟發展報告》藍皮書中。當時就建議制定《放貸人條例》,讓眾多生存于地下的民間金融走到臺前。
  2007年年初,央行研究局有關負責人表示,《放貸人條例》正在研討中;同年3月,央行就組成了《中國<放貸人條例>立法研究》課題組,選擇廣東、浙江、山西等九省作為樣本地區,對國內民間借貸及小額信貸公司的狀況進行調研。
  2008年8月,央行《2008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又提出,將加快我國有關非吸收存款類放貸人的立法進程,適時推出 《放貸人條例》,給民間借貸合法定位,引導其"陽光化"。
  事情似乎一度進展順利。 2008年11月,央行研究局負責人透露,央行起草的 《放貸人條例》草案已提交國務院法制辦。市場都猜測,《放貸人條例》即將瓜熟蒂落。
  誰也沒想到,2008年以后,盡管關于《放貸人條例》的各種消息滿天飛,卻再也鮮有具體出臺的時間表浮出水面。2009年3月,時任央行副行長的蘇寧表示,《放貸人條例》出臺的具體時間尚未確定。
  2009年4月中旬,國務院法制辦針對《放貸人條例》進行了調研,《條例》被列入法制辦的二檔立法計劃,當時即有分析認為短期內推出的可能性不大。此后,《放貸人條例》的出臺便一拖再拖,仿佛遙遙無期。為"共和國小女兒"說話
  盡管盛傳已久的 《放貸人條例》始終擱淺,還是未能消退溫州學者們的決心。 "你搜一下google可以找到2720000條 '民間借貸陽光化'的搜索結果,11400000條'民間借貸'的搜索結果,這說明中國社會有促進民間借貸陽光化的巨大需求和強烈呼聲。 "周德文如是說。
  被稱為溫州民營經濟"教父"的他,一直"力挺"民間資本信貸運作的合法化,力求在陽光、合法的法律框架下對其風險進行有效監管。 "作為民間資本豐裕、民間借貸活躍的浙江省,還應該進行地方立法,出臺《浙江省民間投資促進法》和《浙江省民間借貸法》填補投資和借貸法律空白。 "
  據記者了解,《民間借貸法》的撰寫背景之一,是為中國經濟轉型尋找出路。 "中國經濟要減少對出口和政府投資的依賴,就應當讓消費在經濟增長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推動消費的最好出路,是激勵巨大的民間資金進入實體經濟和壟斷行業,增加老百姓的收入,穩定和擴大中產階級。 "周德文表示。
  而另一背景則是防止中國出現富人投資移民潮。周德文對記者坦言,由于國內的投資環境有待改善,投資自由度不足,導致中國富翁中有1/3已辦理投資移民,1/3正在考慮辦理。 "一旦投資環境改善,投資自由度足夠,就會扭轉富人熱衷于移民的局勢,當美國加息時,防范中國出現類似東南亞金融?;謊慕鶉諼;?,避免中國經濟硬著陸。 "
  此外,周德文還重擊了學界有些關于"民間投融資進入壟斷行業導致中國的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出問題"的觀點,認為"完全是個偽命題"。在他看來,如果說國有企業是"共和國的長子",那么民營企業就是共和國改革開放以來生出的小女兒。
  "'共和國的小女兒'出落得外秀慧中,照樣得到共和國的疼愛。 '共和國的小女兒'也姓'中國',能對中國的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嗎? "周德文反問道。"五章三十六條"
  記者在這份名為《民間借貸法》的建議稿中看到,草案共分為五章三十六條。其中,對民間借貸借款人貸款人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的內涵作了定義,對民間借貸的權力義務責任作了闡述,對民間借貸的范圍禁區作了界定,對其規范管理風險防范也提出了具體措施。
  草案建議,要將民間借貸與金融機構借貸分開。民間借貸行為應被界定在自然人之間、自然人與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之間、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之間借出資金、收回本金和利息的市場行為。
  而民間借貸與金融機構借貸應當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和平等競爭權,任何機關、金融機構、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自然人不得非法干涉民間借貸。
  其次,民間借貸還要防止"拆東墻,補西墻"、"空手套白狼"的"龐氏騙局"。民間借貸不得與不特定的、廣泛的自然人和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發生借貸法律關系。一旦民間借貸需要與不特定的、廣泛的自然人和非金融機構經濟組織發生借貸法律關系,應當向金融監管機關申請批準,取得經營金融業務許可證,成為村鎮銀行、社區銀行等金融機構,接受金融監管后方才允許。
  法律還要禁止民間借貸以發展人頭的方式進行資金傳銷或炒資金。民間借貸應按成本最低、財富最大化的雙贏原則形成借貸合意,公平行使借貸權利,誠信履行借貸義務。
  草案建議,民間借貸內容應當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或鄉鎮政府進行登記,或將借貸合同(或借據)、擔保合同、銀行付款憑證、收據復印件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或鄉鎮政府進行備案,便于政府及時了解民間借貸動態,并統計民間借貸有關數據。
  此外,草案還建議,《民間借貸法》立法應當與《民間投資促進法》立法配套進行,這就有利于統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預算法》(以下簡稱《預算法》)、"非公36條"和"民間投資36條"及其即將出臺的實施細則?;岱?只聞樓梯響"?
  理想豐滿,而現實卻可能骨感。由于《放貸人條例》遲遲"難產",業內也有觀點認為,《民間借貸法》的出臺可能同樣難以"順產"。
  四年前提交國務院法制辦的《放貸人條例》草案并未獲得各方一致認可,相關的研究探討仍持續至今。據記者了解,首要障礙是《貸款通則》,現行規定,貸款人系指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依法設立并具有經營貸款業務資格的金融機構。
  顯然,《貸款通則》對貸款人身份的界定與《放貸人條例》所倡導的"符合條件的企業和個人都可開辦借貸業務"的精神存在差異。假如這一條例通過,同時也意味著企業間正常的借貸活動得以允許,這又和1996年央行頒布的《貸款通則》不允許企業之間相互借貸的規定相沖突。
  而至今,《貸款通則》未有更新修訂。這也使得民間借貸和非法集資的界限存在激烈爭論。金融法專家質疑,目前我國的發行債券、股票等金融活動均需和特定的主體相掛鉤,尚處于《公司法》制度之下,如果允許自然人和協會發債或發股票,便與吸收存款及非法集資不好區分。
  另一方面,《放貸人條款》的融資渠道顯得極為寬松,這讓顧慮"一俟放開,監管跟不上,造成市場混亂,同時結構仍然失衡"的決策層對該條例的宗旨與立法細節上尚未達成共識,矛頭直指被極大拓寬的放貸人資金來源渠道上。
  關于放貸人的監管,是交地方金融辦管,還是由金融監管部門監管,也是《放貸人條例》需明確的內容,對此意見不一。

 
 
版權所有:常州華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 企業郵箱 | 聯系我們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太湖東路9號創業產業基地A座21F 郵編:213022 傳真:0519-81886525 電話:0519-81886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