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內容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詳細內容
浙江江山信貸?;荷姘缸芏畬鍤?債權人哭天搶地
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網站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2-6-8 閱讀:4485

 江山市供電局退休職工趙榮波的203萬元沒了。
  2011年9月19日和30日,趙榮波兩次將203萬元存入江山市銀通擔保有限公司(下稱"銀通")的賬戶。而游說她的是銀通的實際負責人陳小林和該公司的會計張超英。
  張超英此前是江山市供電局計財科的退休職工,她既是趙榮波的同事,也是一起長大的鄰居。退休后,張又被陳小林雇到銀通做會計。
  當她得知趙榮波有一筆給兒子準備購房的錢后,就跟陳小林數次以月息3分的好處說服趙把錢存到銀通。趙榮波沒有經受住這利息的誘惑。
  半個月后的10月13日,陳小林突然宣布銀通關門。得知消息后,趙榮波夫婦趕往銀通時,門口已圍了四五百人,后來陳小林到了江山國際大酒店,周愛國夫婦亦緊隨其后。
  天鷹擔保有限公司(下稱"天鷹")的法人代表余建水叫來了3個保鏢來護駕,把陳小林接到江山國際大酒店一樓的房間。
  據周愛國透露,陳小林并不欠余建水錢,但余建水卻聲稱陳欠其500萬元,要求陳出去與其私談。
  誰知陳一出去就上車溜了,眾人才知陳與余演雙簧。而周愛國此后從銀通員工內部得到的消息是,其實余建水欠陳小林1000萬元。
  自從2011年10月14日,陳小林從江山國際大酒店消失后,銀通的債權人再也不曾見過他。2012年1月14日,陳小林投案自首。兩天后,銀通被江山市警方查封。
  如同江山當地0570門戶網上傳的網民自拍高利貸短片一樣,債權人哭天搶地。周愛國夫婦頓然間"血本無歸",他們幾乎"一夜又回到了解放前"。
  自去年4月來,溫州中小企業主"跑路"事件不斷發生,信貸和金融糾紛大量浮出水面。如今,這一趨勢已經蔓延到了浙江的內陸城市江山。
  對于這個人口僅在60多萬、經濟在浙江省排名最后的山區縣級市來說,這個夏天,將因為過去幾年來小城信貸市場的劇變,而顯得異常難熬。
  涉案總額達數十億元
  99歲的姜根鳳老人,在去年就曾找銀通,要求提走她的2000元本錢治病,遭到拒絕。
  姜的兒媳婦壽國慶,也把自己女兒出車禍后獲賠的3萬元錢存入銀通,她存錢的初衷是想得到比銀行更高的利息。
  姜根鳳是浙江省江山市淤頭鎮淤頭村的村民,錢由其小女兒幫存入銀通。銀通倒閉后,姜根鳳婆媳至今也沒拿回她們的本錢。
  跟壽國慶一樣,淤頭村的毛文梅也在銀通存了3萬元錢,她82歲高齡的哥哥毛文吉亦存有1.5萬元。
  談及把錢存入銀通,壽國慶一臉悔意。她對銀通向村民吸存款表示憤怒,稱他們攢了一輩子的血汗錢和養老錢都沒了。
  在這個很不起眼的村莊,全村有200多戶人被陷入高利貸,涉及資金總額超過2000萬元。
  淤頭村的村民們都非常痛恨同村人毛三儉,因為他是江山市銀通擔保有限公司實際掌控人陳小林的岳父。
  毛三儉此前一直給他女婿陳小林做說客,在他的鼓動與高利息的誘惑下,村民們紛紛把錢存入銀通。
  直到現在,毛三儉還不停地告訴村民們,"你們放心,我的人和家都在這里,跑不了的"。
  與淤頭村一樣的村民們還有很多,包括江山市的不少市民,這個浙西小城正在歷經一次高利貸漩渦風暴。
  本報記者掌握的資料判斷,這場風暴卷入人數不下5萬人。如果按每戶3人計算,相當于有15萬人卷入。對于這個人口不足60萬的小城,相當于有1/4的民眾與之相關。
  目前江山市高利貸涉案被管控的至少有11家擔保公司,涉案總額高達數十億元,最小的一家也有六七千萬元。
  有債權人透露,江山市風雷商貿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風雷")民間借貸的運作資金累積高達8個億,涉及融資吸收存款人數已達2000余人。
  在5月20日的銀通專案組通報會上,官方稱銀通累積運轉資金有7.5億,涉及3900多戶債權人,現欠債2.2億。
  參加通報會的債權人向時代周報轉述江山市副市長陳水平的話說,陳小林在里面并不好過,但他現在沒交代一分錢的去向。
  截至目前,至少已有銀通掌控人陳小林、江山市偉亨商貿有限公司(下稱"偉亨")法人代表鄭益偉和江山市錢王商貿投資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邵方敏被刑事拘留或取保候審。
  江山市各大借貸公司的債權人,除普通民眾外,更有不少公務員甚至政府高層參與其中。跟淤頭村村民們不同的是,那些參與民間借貸的官商,大都通過高息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隨意停在路邊的法拉利、寶馬、奔馳和每逢夜幕來臨轟隆的跑車似乎在告訴人們,這個小城里并不缺少富人。
  這些車主的"創富"途徑通常以較低利率從普通老百姓那里借來資金,然后以更高利率借出,賺取其中差價。
  對于江山的民間利率,當地媒體此前的報道稱,江山民間借貸月利息6分、7分很普遍。一業內人士坦言,現在全市月利率低于3分的民間借貸幾乎已絕跡。
  而參與高利貸的公務員投放數額都不多,部分數額較大的資金會拆分,放在不同的擔?;?,資金主要來源于自有積蓄、銀行借貸資金等。
  "四大天王"
  在江山本地人眼里,銀通、風雷、偉亨、天鷹并稱江山市的放貸"四大天王"。
  據債權人透露,"四大天王"的債權人主體分別是:銀通以公務員、供電系統職工居多;風雷資金最多,其中大戶官員比例大;而天鷹是老干部居多;偉亨則以退休教師居多。
  銀通的實際掌控人陳小林,原本是江山市國稅局一在編職工,在2005年創辦了江山市銀通擔保有限公司,并由其父陳興文出任董事長。
  江山市國稅局一知情者向本報記者透露,陳此前在國稅局大廳開發票,后來在賭錢輸掉幾百萬后,被人追債到江山市國稅局的主要領導那里,陳因此被停職3個月。
  "陳父連字都認不了,他名義上是銀通董事長,其實所有的工作都是陳小林在打理。陳母鄭香亭開有一家叫華鑫金屬的公司,專門收購廢品。"上述國稅局知情者說。
  而本報記者獲得的相關資料顯示,原江山市國稅局局長繆進松曾擔任了銀通的顧問。
  在銀通2009年1月18日召開的年終工作會上,繆亦就座大會主席臺,他在2011年才從江山市國稅局正式退休。
  而陳小林則是一邊開擔保公司,一邊在江山市國稅局上班。直到2011年8月16日,他才被國稅局開除公職。
  銀通在陳小林的經營下,短短數年時間,一舉成為江山市家喻戶曉的最大的高利貸公司,這也為他開始在江山市的政界產生影響。
  2011年10月17日,陳小林在銀通的"金山角"會議上當著眾多債權人的面表示:"由于政府行為,銀通在8月份開始就無法正常運轉了。"
  他隨后聲稱:"請大家放心,誰敢動我,我有領導撐腰的!"就在他說這話的一個多月后,陳小林被部分債權人,給抬起來丟進了碗窯水庫的溝渠里。
  41歲的徐清福是風雷的法人代表,他被稱為浙江省的"紅色收藏達人",收藏毛主席像章、毛主席宣傳畫等"紅色藏品",已有20多年的歷史。
  為弘揚江山市的"毛氏文化",徐清福投資打造了風雷毛澤東像章陳列館紀念館。僅憑此一點,他便能經常與江山市的高層們互相切磋商談合作事宜。
  徐清福是江山市鳳林鎮鳳翔村人,當地媒體稱他高中畢業后先在江山紙袋廠當車間工人,后升為車間主任。再后來下崗打工經商,僅用7年時間就成就了現在的風雷。
  天鷹老總余建水,他早年組建"同心幫"起家,并在數年前與江山市一前高層的千金談戀愛,為他在江山市暫時"漂白"起了關鍵作用。
  此后,余建水擔任了國營江山國際大酒店董事長,這個被江山市確立為"310"重點工程的酒店,是該市第一座按照四星級標準建設的賓館。幾天前,曾有天鷹的債權人去酒店找余建水要本錢,一無所獲。
  由于江山國際大酒店是江山市的門面,加之不少老干部參與天鷹放貸,在部分領導的干預下,余建水依然如往常一樣無事。
  按信用等級放貸
  據江山市一家民營企業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凡是國家公務員都可以向銀行低息貸款10萬-30萬。這讓不少公務員樂于將銀行貸款轉入擔保公司,坐收高額利率差。
  而時代周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官方材料稱,江山市公務員信用證制度實施以來,受到了公務員和承辦銀行的歡迎。
  上述材料還建議江山市委市政府成立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信用證發放領導小組,借鑒公務員信用證的做法,實行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信用證制度。
  對于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可分A級證授信20萬元、B級證授信10萬元、C級證授信5萬元三個級別,并根據其個人資產等情況確定。
  時任江山市委書記的傅根友2008年4月2日在這份材料上批示,"請市委組織部徐曉光部長會同人大政協及金融等有關單位協商提出方案"。
  江山市官方則冀望實行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信用證制度,就能創新地方融資制度,并有效遏制"放高利貸"活動。
  但同期來自江山市人民法院的數據稱,僅2008年1月1日至2月27日,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130多件,訴訟標的額超過1800萬元,月利率在3%-9%。
  而當時全球經濟?;牡嚼?,顯然讓這個浙西小城很是措手不及,民間借貸在隨后的兩年便開始瘋狂起來。
  以銀通為例,該公司不僅有"營業執照",同時還有衢州市"免檢企業"、中國國際?;は顏呷ㄒ媧俳?優秀示范單位"、"守信用、重合同AAAA級單位"等金字招牌。
  在銀通的債權人鄭小娟看來,銀通一直受政府部門的鼎力扶持。2008年3月以后,江山市先后批準成立了江山市銀通擔保有限公司工會和中共江山市銀通擔保有限公司支部委員會,這兩塊鮮紅色的招牌掛在營業廳門前分外醒目。
  就在2008年6月份的銀通公司喬遷慶典上,時任江山市委常委、統戰部長、現政法委書記鄭朝基等官員親臨剪彩祝賀。
  從那時起,銀通開始在江山市下轄的峽口、淤頭、新塘邊、長臺、賀村等鄉鎮設立辦事處,和江山市其他擔保公司一起將江山市一步步推向民間借貸的深淵。
  兩年后的2010年4月20日,傅根友在江山市一季度金融形勢分析會上強調,要挖掘信貸潛力,力爭全年新增信貸總量達到30億元以上。
  傅根友還要求加強管理、規范民間借貸,各金融機構要千方百計擴大資金來源,要爭取外力支持,多形式、多渠道繼續做大存款總量。
  盡管國家有關部門一直強調要"規范民間借貸",但江山的一些舉措,顯然為江山市民間借貸的危險局面埋下伏筆。
  逼出來的"嚴打令"
  2010年8月4日,時任江山市市長的陳錦標在一次規范民間融資專項行動會上,要求加大對官員等參與非法民間融資的查處力度,引導社會群眾理性參與民間融資。
  陳錦標呼吁廣泛宣傳"民間借貸有風險,投資理財需謹慎"理念,他同時表示要堅決取締非法金融機構,嚴厲打擊各類非法金融活動,從重從快懲處涉黑涉賭案件,凈化金融市場。
  但這并未影響官員參與民間借貸的積極性,已經公開和尚未公開的諸多信息顯示,江山市有相當一部分官員涉及民間借貸。
  有多位債權人爆料,原江山市委的兩位領導均參與了民間借貸,并在銀通崩盤前提走了數百萬元。
  截至記者發稿時,上述人士對此未作任何置評。但江山市政府辦公室一姜姓副主任在銀通專案組的通報會上明確透露,"有公務員參與,還有領導"。
  據當地媒體的公開報道,江山市公安局機關副科長在2011年5月17日與丈夫攜巨款潛逃,坊間一度傳言他們因高利貸詐騙1000萬元逃跑。
  除上述人士被依法逮捕,僅以"違反請銷假相關規定,逾期不歸"被免職,并調離江山市公安局到基層派出所工作。
  2012年3月12日,江山市保安鄉原婦聯主席鄭玉珍因集資詐騙790余萬被衢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20萬,對她違法所得予以追繳,返還被害人。
  這位1982年出生的鄉鎮官員,平時工作表現良好,也是保安鄉較為年輕的一位中層領導。但她成為了江山市第一位因集資詐騙獲刑的官員。
  不過,在部分債權人看來,鄭玉珍成了江山市民間借貸的"替身"。
  譬如江山市紅利商貿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楊曉英,其老公姜正華的公開身份是江山市財政局直屬分局副局長。
  據紅利商貿有限公司一官員身份的債權人透露,該公司涉及金額高達六七千萬,里面多為四五百萬的大戶,以老板和官員居多。
  江山市民間借貸崩盤后,他們夫妻倆在有關官員的指點下雙雙跑路。楊曉英撤到江西上饒開了家商務酒店,而姜正華則到蘇州開茶葉專賣店。
  上述債權人在紅利商貿有限公司存有500萬元,他獲得官方消息是"江山市有領導讓他們跑路,要他們出去搞點錢回來,先把利息付了,這樣他們就不會被抓。"
  江山市的"四大天王"和紅利商貿有限公司這樣的民間借貸公司,老板未受處理甚至跑路,已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效應。
  盡管中國的法律只?;げ桓哂諞型詿罾仕謀兜拿竇浣璐?,但由于正規金融機構對借貸風險控制得極為嚴格,許多企業仍然冒著風險高息從民間借款。
  但自去年爆發的溫州民間借貸?;約笆∧誆糠種行∑笠底式鵒炊狹巖⒅疃嗟S?,同時也面臨著較為嚴峻的經濟下行壓力。
  江山市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在2011年8月至9月連續兩次下文嚴禁江山市的黨員公務員涉足高利貸。
  第一次是江山市的多部門聯合出臺《關于禁止黨員、國家工作人員參與非法民間融資的意見》,明確規定黨員、國家工作人員不準從事、參與非法集資。
  緊接著江山市紀委和組織部再追發文件要求"關于開展黨員、國家工作人員自覺抵制非法民間融資承諾的通知",并要求官員們行動起來簽署承諾書以表抵制決心。
  該文件要求承諾官員們簽訂承諾書后,統一在本單位顯要處張貼接受監督,而市管領導干部承諾書,要上交市紀委和組織部備案。
  文件后附的承諾書中則要求,黨員、國家工作人員要及時制止和報告直系親屬參與民間融資行為,如有違反就要自覺接受組織調查處理。
  隨后當地婦聯、司法局、經貿局、工商局等機關部門以及轄區鄉鎮加入宣傳、整治與規范民間融資行動。
  相關知情者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在?;嚼叢窖現刂?,官方曾要求"公務員、國家工作人員凡在擔保公司有投資的,在一星期之內必須將投資的錢撤出,不然將受到處理"。
  江山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對此表示,上述行動主要是未雨綢繆,防止國家工作人員染指非法民間融資,同時引導民間合理投資。
  江山當地一擔保公司負責人則稱,"現在一些參與其中的公務員開始抽離資金。"目前的業務現狀是資金"只進不出,壓力有些大。"
  盡管江山市連下"嚴打令",官方也希望能重拳整治民間金融亂象,但江山民間借貸崩盤的?;暈垂?。
 
 
版權所有:常州華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 企業郵箱 | 聯系我們
地址:江蘇省常州市太湖東路9號創業產業基地A座21F 郵編:213022 傳真:0519-81886525 電話:0519-81886525